2%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溃散手机蜘蛛纸牌

详情

  离上次充电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二个小时,即使我关闭了身体器官的大部分功能,但脑海中的数字仍然在跳动:99%、85%、79%······仅仅才过去一半的时间,我就感受自己如同被放在一片火炉上煎烤,时间和寂寞是一团攒动的火舌,开始在我身体上肆意掠夺。首先我打开了他每天必会登录的QQ,拉了一下屏幕刷出最新消息,只听“叮”的一声,一条新消息蹿了出来。

  对他而言,这二十四个小时,不过是一段自然而然的时间。但对我不同,他是我的全部,我已经习惯了和他朝夕相处的日子,从清晨第一缕阳光暖洋洋地照射在我的屏幕上时,他就会一脸欣喜地睁开眼对着我,再到温黄灯光下,他会腾出一点时间和我相处。我期待着,二十四小时过后,他会重新把我拥在掌心。但现在,我的电量只有3%了。我太老了,单单是为了度过这段漫长的时间,就花光了所有的能量。终于,我又感受到屏幕外的温热,是一只毛茸茸的手在滑动我的脸颊。我浑身都激动起来。但没有想象中的拥护,只是被他重新扔回了角落,同时,我听到他的低喃声:“这手机也太老了吧,就这样处于待机状态都能把电耗没了。”我心里一酸,2%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溃散。“不过今天在电脑上也玩够了,就让他去充电吧。嘿嘿,二十四小时挑战成功了。”在无尽的黑暗中,原本是我无比渴望的电流开始向我发出接触的信号,但这一刻,我竟生的如此讨厌,于是开始拒绝它的流入。离开了我,你也能好好的。那就好好的。我总该和永远的寂寞为伴。

  14:20:绝妙的主意从心中升起。他瞥见我桌子的密封包裹,上有字条:这是你要的东西。实验室锁门,你电话没人听,我不敢放走廊,就和阿姨借了钥匙。你小心点用啊。

  昨天,网络上突然爆发一则新闻,宣称手机向人类发出挑战书,手机将在剩下二十四小时里停止一切服务,如果人类可以坚持这二十四小时,手机将遵循原样,闭口不提人工智能统治一切;倘若,有一个人在期间使用了手机,人类将要屈服于手机管教,从此手机才是星球上唯一的神。

  我还没来得及看内容,一条提示就刷了出来:本人正在电脑上登陆。我又打开了斗地主,这是他每天必登录的游戏。

  受空虚感驱使,人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关注身边的电子产品,移动电视、平板电脑,甚至曾不以为意的广告屏幕。但还是觉得,似乎少了什么。

  我从书柜里抽出尘封许久的书,隔半个小时看一下表,看着案边高傲闪着银光的物体,期间无数次想回复好友信息,如爪挠心般消磨掉上午。

  数分钟后,整个公司乱成了一团:没了手机,不仅与客户的沟通无法实现,平时刷朋友圈、玩游戏或小程序的也无法满足。当采购手机的人空手而归,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起阴霾。

  “这个月指标有所下滑,下个月我们必须······等等,我在跟谁说话?”项目经理望着空荡荡的走廊,茫然地放下举在耳边的手。

  大街小巷充满欢呼声,雀跃拥抱不绝!人们激动心情难以言表,而庆幸之后,胜利的欢呼也变成了对这艰难24小时的愤怒与疯狂,开始疯狂怒骂手机,在街上烧砸带给他们耻辱的机器,火光中咒骂声爆炸声交加响起。

  14:00:在邹大志的引导下,小甜决定去我的寝室看看。由于担心我突然回宿舍,他决定速战速决,让小甜看到我床上他布置的东西后,马上找借口离开。

  陈生点点头,站了起来。两个人肩并肩穿过用空洞目光紧盯着电视屏幕的人群,就像两只斑斓的鸟儿比翼掠过林立的雕塑。

  费了半天功夫,沉妙终于在柜子的底层找到。她马不停蹄直奔火车站。售票员四处翻找着手机不想理她,她好说歹说,才让对方不情不愿地卖出一张票。

  8:30:铃声吵醒了邹大志。他爬起来想关掉我的手机,却发现来电的是我的女友小甜。小甜是大志的暗恋对象。

  她跳下火车,正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望着敞开的车门,满眼寂寥。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难过地抽搐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她走了过去。

  往餐馆旁一瞟,我公司的同事正在电线杆上拉横幅“拒绝手机!一战到底!为了人类的尊严!”我朝他们投去赞赏鼓励的目光。

  “宝宝你在干什么呀?我好无聊。”这次没有人回复她的信息,聊天界面只剩下张玥自己发出的话,这让她心情万分沮丧。张玥和男友原本感情就很好,这么乍然分开——虽然只是在手机上,也够她烦恼的,毕竟现在很多情侣都可以说是在和手机谈恋爱,像他们这种一年见不了两面的异地情侣更是如此。到了下午五点半,张玥已经开始想周海了。她趴在床上,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划到了自己原来和周海的聊天记录,她一页一页看了下去。几百页的聊天记录一向是张玥秀恩爱的工具,这次却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她忽然发现自己和周海从相识相知再到相爱,似乎都只能从这上面找到痕迹。周海给她发信息表白,周海叮嘱她要好好照顾自己,周海的每句甜言蜜语,自己都截了图,有事没事就喜滋滋地打开看,向朋友炫耀。可是现在——张玥抓了抓头发,想在自己脑海里找出周海的影子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忘记周海的样子了,竟然只隐约想起自己和周海的情侣头像。周海不爱照相,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半年前的冬天,两个人竟然也都忘了照张相。下午六点半的时候,张玥做出了一个决定。她明天一早就要去周海的城市去见他。周海离开了手机,她感觉就像是找不到周海了一样。晚上十二点半,第一次没有周海哪怕是一句“晚安”的张玥竟然有些失眠。她翻着和周海有关的点点滴滴,心里更是下定决心要去找他。第二天张玥起了一大早,坐了六点的高铁去找周海。途中有小孩子在张玥的右边咿咿呀呀,小手伸出去在她面前晃晃悠悠。张玥笑着拍了下来,习惯性地发给周海才想起对方看不到。没关系,等见了面再给他看。张玥心里想。下了高铁张玥习惯性地想给男友打电话,手机刚举起就又放了回去,她循着记忆里周海大学的路线,打了辆车去了周海的大学。到了男生宿舍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张玥进了周海的宿舍却被告知周海一个星期前就离开了宿舍。张玥有些懵,她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周海的现实情况而周海似乎也没打算让她知道。张玥出了男生宿舍坐在操场上,抱着手机思考了很久。等到九点的时候周海的信息终于发了过来。“媳妇我回来了。你想我了没?”张玥缓慢地给他回信息:“你在哪里?”“我刚拿回来手机,准备回宿舍睡觉了。我都想你了。”张玥说:“我想见你。”周海给她回:“好。有空我去找你。”张玥问他:“你还爱我吗?”“我肯定是爱你的呀,么么哒。”

  14:32:邹大志拿起我的手机,佯装才看到新邮件:小甜,胡达不会真给我下药吧?我觉得不舒服,你送我去校医院吧。

  街上,没买到手机的人群焦躁地踱来踱去。沉妙狂奔回家,一路上撞到不少人。她连声道歉,得到的却全是谩骂和白眼,一个脖子上挂着耳机的年轻人甚至朝她的背影吐了口痰。

  14:30:趁小甜对着我的床铺里“隐藏”的震惊痛哭之时,邹大志偷偷把包裹里的东西分别倒了一点在他的杯子和我的杯子里。一举三得:有了赶快离开宿舍的借口;让小甜知道我的恶毒;让我拉肚子无法参赛。为了演的真,他喝下了那杯水。

  我不记得这是没有手机的第多少个小时了。我觉得我的大脑已经从焦虑变成了虚无,软绵绵的没有思考,我做不了任何事情,我想夜跑,没有蓝牙耳机放音乐我跑得毫无动力。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大脑从乱而无主变成了无聊空白。

  往往那个时候我就会安静地守在一旁,看他眼中光芒的变化——或是收缩或是张开,那是代表他喜悦或者郁闷的神情。但还不等我开局,画面中的人物就开始了互动。“抢地主!”“我抢!”然后那本应是我控制人物,竟然开始有了动作。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但不管我尝试着什么娱乐方式,总感觉有一道无形的手在扼止着我,辖制着我,然后穿过我这一身薄薄的铁皮,操控着里面的各种应用。这时我才明白过来,是他在电脑上登录了这些应用。我不过是在接收着同步更新的效力。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我二十四个小时?我是一部oppo手机,从出生到现在,我唯一见过的,就是他,而这段二十多个小时的离开,差不多是我和他到现在为止最长的一次离别了。可能他现在正登录电脑,正打着蜘蛛纸牌,正通过电脑浏览器查看他的新闻和小说,可能他还会有父母的陪伴,或者到外面那个我只能在浏览器里查看的世界里逛逛,他沉浸在现实中,甚至忘记了我。

  顾不上生气,一回家,沉妙立刻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支付宝绑定后,这张卡已经许久没用了;然而面值高的现金和信用卡都放在父母那边,身上仅有的零钱,完全不够买一张去见异地恋男友的火车票。

  我从来都是六点起床晨跑,我是个自律的人,但没有闹铃提醒,我还是在六点睁眼醒了一瞬又接着睡熟过去。

  12:30-13:30:我手机的定时静音功能开启,这是我为了午休做的设置。所以,邹大志错过了12:55到13:00的同一个号码的来电五次。

  14:11:到宿舍。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是一封新邮件,来自“我的邮箱”,内容如下:胡达,你要为大后天的复赛拼尽全力!邹狗天天打游戏,这几天只能住旅馆。等老子泻药到了,真想下点在饮水机里,让他拉到住院才好。

  8:00:一夜未眠的我从宿舍离开,去了旅馆。我没带手机,手机在身边,总是不安心地想看看。但我忘了关机。

  肚子一叫,我第一时间想定外卖,葱爆羊肉炸鱿鱼,又马上狠狠地拍打自己的手。换了拖鞋下楼。餐馆老板抹布一遮扫码贴纸,冲我耸耸肩。我叹口气,又得跑回我十七楼的卧室拿现金。

  10:00:他联系了自己在游戏里暧昧的妹子,给了他我的号码,叮嘱她中午发短信过来。同时,他在我的床上做了布置。

  我边吃面边想起我和阿延有个约,明天去苏州出差,但现在票也不能定,也不能打电话交流,计划要推迟了。

  下午是我办公时间,处理公司策划,我习惯性想点开办公软件,又在下手指的前一刻猛然意识清醒,忙急急甩远手中的恶魔。我甚至感觉扔出去的那一刻,那个机器发出了嗤笑的声音。

  “哼我看哪是离开手机啊,分明就是离开我。”张玥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来敲去向男友抱怨。“你不希望你的男朋友更优秀啊,这是磨炼我自己,乖。我交手机了宝宝,你要听话。”张玥盯着手机屏幕上一贯的甜言蜜语,第一次没有跟着笑出声,撇了撇嘴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上午十点十五分,张玥关掉了播放的电影,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小小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和墙上钟表的滴滴答答声。

热门产品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银河棋牌
传真: 银河棋牌官网
微信: 银河棋牌游戏
网址: www.duanhuoyun.com
地址: 银河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