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蜘蛛纸牌主要一是担心孩子沉迷因而荒废学业

详情

  《头号玩家》里所展现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全民皆游戏的时代,当每个人都戴着虚拟现实的VR眼镜,投身另外一个世界争名逐利的时候,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是一副浑然忘我的状态。

  长期以来,我对游戏的了解仅停留在扫雷和蜘蛛纸牌的水平,第一次接触RPG游戏(角色扮演游戏),是在不高兴先生的影响之下玩了《冰雪传奇》,接着是《暗黑破坏神》最后是《帝国时代》,但也仅限于此。

  然而,母爱的累积效应不够,这一领悟并没有发生,甚至,母爱稀少,就会导致孩子对有形有质的母爱载体非常执着。

  我的朋友青年女作家鲁西西,曾经写过一个《我不是黄蓉我不懂武功》的故事,里面讲述了一个孩子打游戏成瘾,妈妈为了挽回孩子,自己也进入到游戏的世界,选择了一个角色,缠着儿子让他带着自己练级打怪,跟自己组队。最后妈妈在游戏里的角色背叛了儿子在游戏里的角色,让儿子武功尽废,心灰意冷,最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大部分家长不给孩子玩游戏,只是嘴上“别玩了!”,没收了手机之后就没有下文。他们没有告诉孩子,不玩游戏,要去干什么,当然也不会陪着孩子干什么。

  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已经没办法离开手机和电脑,又凭什么要求一个身高不到你一半,心智还发育不全的孩子,能够坐到对电子产品和各种游戏坐怀不乱呢?

  现实生活中,像哈利迪一样不善于表达的代码大神们一抓一把,他们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怎么浪漫,甚至连朋友都没几个,但在他们能够借助网络和游戏,操控自己的世界,在那里牛B闪闪,最终吸引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伴侣。

  孩子小时候,只要一哭妈妈就知道他是饿了,于是用乳房哺育他,这一刻,母爱借妈妈的乳房而传递,妈妈的乳房就成了过渡客体。

  如此这般的情形无数次发生,量变引起质变,有一天孩子突然领悟到,妈妈的爱并不等同于乳房、奶瓶或其他,爱是无形无质的。

  我告诉他,玩游戏不是不可以,如果真的喜欢,将来还可以自己去设计和制作游戏。但在这之前就要把制作游戏需要的,画画、设计、音乐、计算机这些本领先学会。

  这就像跟男孩子聊奥特曼,跟女孩子聊小马宝莉一样,拉近亲子关系屡试不爽的法宝,就是跟孩子聊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他把自己所有的经历都写进了游戏代码,其中也包括自己无法对心上人表白的遗憾。想要获得游戏胜利,玩家就要一遍又一遍地经历着他的人生,读懂他的情感,了解他的深情。

  有的孩子一出生就在罗马,其他人根本望尘莫及,要说唯一可以拼一下的就是打游戏。因为游戏里就算有钱买装备,但也需要耗费时间一关关闯下去。

  领悟不到爱是无形无质的,是有灵魂的,那么灵魂之爱就沦落为需求满足的层面。满足需求,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交易看不到灵魂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和事物的尊贵,所以就出现了“裸贷”的孩子和拿器官换苹果手机的孩子。

  看到曾经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孩子,自从玩了游戏后,就变成了完全不认识的另一个人,父母那种失去控制权的挫败感无以言表。指责孩子的错误又远比承认自己的失败容易,所以父母便视游戏为罪魁祸首,不让孩子接近。

  《头号玩家》里,“绿洲”的创始人是哈利迪是一个连向心爱女孩表白都缺乏勇气的技术宅男,但他在游戏世界里却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事实上,当孩子接触游戏之后,发现可以不必受父母控制,内在长久以来被压抑的子人格,反而更可能暴露出来。

  而且吸引我的,并不是打怪升级的游戏本身所带来的乐趣,而是游戏里流畅的画面,动人的故事情节,以及背后的文化历史。

  而更多的人,即便没法拼爹,也没钱买装备,但可以用时间来交换,并且总能踩到一两次狗屎运,爆到好装备,然后炫耀一下,再卖掉换点钱。

  那天逛街时也听到一个妈妈抱怨,跟上小学的孩子已经说不上话,因为儿子玩的游戏她完全不懂,倒是爸爸即便是出差也能跟孩子联线打游戏,两个人永远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

  但往往越不让孩子玩,孩子就越要玩,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新闻中,因为不让玩游戏,孩子跳楼的例子屡见不鲜。

  但是他在“绿洲”里是排名第一的彩蛋猎人帕西法尔,走到哪里都倍受瞩目,有朋友有装备还有红颜知己。

  在电子产品普及之前,父母是担心电脑和网络游戏会害了孩子,所以他们把孩子送去“豫章书院“这样的地方戒除网瘾。可是他们忘记了,在电脑和网络出现的更早之前,他们父母担心的是,电影电视会害了孩子。按照这种逻辑,那更早更早以前,会教坏孩子的可能就是图书报纸。

  所以我并不关心《头号玩家》里的138个彩蛋,只是跟随着这部电影现一次审视了游戏和人生的关系。

  家长对游戏有偏见,主要一是担心孩子沉迷因而荒废学业,二是担心影响孩子视力,且久坐不利于身体健康。

  对于已经有自主能力的青春期的孩子,想要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与其说教,不如去关心他们在追的偶像明星,不如去跟他们一起打打游戏。那些面对面无法表达的感情,隔着屏幕,披着马甲会更容易说出口。

  游戏也可以偶尔玩,但会让他用做家务来换游戏卡,然后根据游戏卡限定玩的时间。而他为了玩游戏,真的也是蛮拼的。

  《头号玩家》里的男主角韦德,在现实生活中是个无父无母,跟着姨妈还有姨妈的人渣男朋友苟活的24K纯吊丝,每天睡在颤抖的洗衣机上畅想游戏世界。

  就算不喜欢玩游戏的人,去看《头号玩家》也不会觉得无趣,因为电影里除了出现大量游戏画面之外,还有很多时代的符号元素,比如黑客帝国、金刚、高达……,这都是我们这代人的青春记忆。

  平时玩不到游戏的时候,他从最开始的画画编故事、做人物纸牌,升级到让我帮他借植物大战僵尸系列的漫画书,买植物大战僵尸系列的贴纸、乐高玩具等。

  比如,游戏那么多,不高兴先生最爱玩的还是传奇。甚至现在没有多少了,他还会自己架个服务器全区只有他一个真人,偶尔玩上一会儿。

  心理学家发现,在现实里越是不被父母关注的孩子,越容易游戏成瘾。在现实世界里得不到爱,所以才会拼命地在虚拟世界里寻求关爱。

  甚至,你耗的时间够长,挂机练级,也可以积累大量的经验值,成为某一个游戏区块的NO。1,达到现实中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

  他玩的根本不是游戏,是寂寞,遥想当年,这个游戏曾经陪他渡过多少个网吧的不眠之夜,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当然还有CS。

  好作品最打动人的地方,就是会让你颠覆想象,来个思维大爆炸,让你在为之感慨的同时,触及灵魂,并浑身打个激灵。

  游戏就是有形有质的母爱载体,它跟有着照顾与陪伴功能的毛绒玩具一样,可以充当孩子假想的伙伴与聆听者。

热门产品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银河棋牌
传真: 银河棋牌官网
微信: 银河棋牌游戏
网址: www.duanhuoyun.com
地址: 银河棋牌游戏